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化 > 徐曦评《神话》︱希腊众神在北伦敦:听斯蒂芬·弗莱讲故事

徐曦评《神话》︱希腊众神在北伦敦:听斯蒂芬·弗莱讲故事

作者:匿名 更新:2019-11-28 07:45:05

史蒂芬·弗莱

神话:希腊神话的重述

当我学习英语时,希腊和罗马神话是一年级的必修课。我记不清我用的是哪本教科书,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各种难以记在嘴边的特殊名字。为了应付课堂测验,我们不仅要记住如何拼写伟大的神和怪物的名字,希腊和罗马的名字是如何对应的,我们擅长什么魔法,我们拥有什么文物,还要记住许多神的家族血统,神和受保护者之间的关系。虽然几乎每本入门书都会附有主神的系谱图,但对于第一次接触希腊神话的小白来说,他读完之后往往会忘记前面的内容,不知不觉就头晕目眩。弗莱(Frye)的书建立了一个相对清晰的主体结构,引导早期读者按顺序进入,这样我们就可以享受到神丰富而精彩的八卦,但要四处走动并不容易。这本书分为两个部分:“开始”,它讲述了神的起源。《宙斯的玩具》讲述了人类的传奇故事。每一件被分成两部分。弗莱从混乱开始,把神分成三代:第一代是原始神;第二代包括泰坦、独眼巨人和森蒂马尼。《起源》的第二部分讲述了泰坦战役。宙斯出生了,打败了他的父亲,在奥林匹斯山集合了十二位神。接下来,故事转向“宙斯的洋娃娃”。第一部分讲述了宙斯和普罗米修斯共同创造了人类,然后因为普罗米修斯偷了火、珀尔修斯、丘比特和普赛克而反目成仇的故事。第二部分讲述了凡人的故事,包括法厄同、卡德摩斯、西西弗斯、艾柯和那西塞斯。弗莱用了一些小主题,如傲慢、愤怒的女神、犯罪和惩罚来串连故事。然而,因为涉及到许多角色,这部分仍然感觉有点复杂和分散。古典神话不是来自一个家庭。在不断讲述和传播的过程中,新的故事往往会融入其中,不断积累和传播。对于所有重写者来说,如何在保持叙事线索连贯的同时容纳尽可能多的故事细节可能是一个难题。弗莱尽最大努力在叙事中理清清晰的时间线,以引导读者。偶尔我们会迷路,不必惊慌。

弗莱书中的第一代神包括埃雷伯斯黑暗女神(erebus Darkness)、尼克斯夜女神(nyx Night Divince)、赫梅拉天女神(hermera Day Divince)、安泰之光(aether Light)、塔尔塔洛斯、盖亚地球以及盖亚的两个儿子蓬托斯(pontus Sea)和天王星(Ours Anos Sky)。熟悉希腊神话的读者可以看到,弗莱的代际划分主要基于赫西奥德的“神谱”(Divine Spectrum),但“神谱”中的第一代神也包括厄洛斯(of love)。根据更广为人知的说法,厄洛斯是爱神阿芙罗狄蒂和战神阿瑞斯的儿子。弗莱在这里遗漏厄洛斯不是一个粗心的错误,而是为了避免冲突。从这个小细节中,我们可以看出,当他写作时,他不仅从以前的作品中吸取了教训,而且还做出了自己谨慎的选择。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读者都会接受弗莱的选择。与普通希腊神话读者不同,本书不包括俄狄浦斯、赫拉克剌斯和杰森对读者熟悉的人物和段落的追求,如金羊毛和特洛伊木马。弗莱在前言中解释说,如果我把这些英雄的故事和特洛伊战争的细节包括进去,“这本书对泰坦来说太重了,拿不起来。”《卫报》书评人伊迪丝·霍尔对此非常不满。她认为这本书的副标题有误导性。《希腊神话重述》听起来很全面,但弗莱实际上只选择了故事的一小部分。她尖锐地批评道:“弗莱的故事集相当于宣传为‘莎士比亚故事重述’的一本书,但省略了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朱利叶斯·凯撒、罗密欧、朱丽叶和亨利五世。”她还指出,这本书(迈克尔·约瑟夫2017年出版的第一版)没有目录和索引,这使得读者在购买前匆忙浏览时很难发现弗莱在选择目标上的奇怪缺陷。在英国亚马逊读者信息区排名第一的“有用评论”也建议增加该指数。我读企鹅书(2018)。虽然仍然没有目录,但这本书附有一个36页的索引,显示了弗莱对读者意见的积极回应。Kindle电子书有一个目录,便于在不同章节之间切换,并且可以随时检查单词。喜欢阅读电子书并且觉得查字典很麻烦的朋友可能会希望阅读这个版本。2018年,弗莱发行了续集《英雄:凡人与怪物,质疑与冒险》,专门讲述了英仙座、俄狄浦斯和忒修斯等英雄的冒险经历。我不知道伊迪丝这次是会满意还是会批评出版商鸡贼。

英雄

虽然希腊英雄的故事没有包括在内,但这本书的正文将近400页,比大多数类似的书都厚,这让人怀疑弗莱是否在“浇水”。然而,弗莱(Frye)添加的许多情节就像神的“花蜜”,让人久久难忘。弗莱在附言中以赞赏的语气提到了奥维德的《变形记》对他写作风格的影响。在他看来,奥维德的作品“多产且富有,敢于冒犯神灵,讲下流笑话,不断改变叙事视角,充满电影影像”。他说奥维德愿意在重写时添加、删除和发明,这也给了他在重写时大胆“想象”的勇气。无论是施瓦布还是汉密尔顿的版本,为了在有限的空间里引入尽可能多的神和英雄,重点往往是叙事情节,而不是人物内心性格和情感的变化。人物之间的对话也相对较短,缺乏戏剧性,不能突出人物的个性。读完之后,虽然我们能记住一些神圣的特征,但仅仅读一系列人物的短传记是不够的。然而,弗莱大胆的“想象力”增加了许多细节,可以弥补这一不足。在大学时代,弗莱是剑桥著名戏剧团体“footlights戏剧俱乐部”的活跃成员。他后来长期从事喜剧和电影表演,并有丰富的戏剧经验。他重写的最大特点是充分戏剧化情节,并为人物添加许多“内心戏剧”,努力通过对话塑造人物。

在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是人类的创造者。施瓦布的书以人类的创造(楚图南的翻译)开始。故事只需要一个自然的段落就可以完成:普罗米修斯根据神的形象用粘土揉捏一些人物,从动物的心中摄取善与恶,并封闭人的胸腔。雅典娜吹响了灵魂,第一个人诞生了!至于普罗米修斯为什么想要创造一个人,根本没有解释。另一方面,弗莱抓住空白处,用了十页纸。在他的著作中,导致人类诞生的想法不是来自普罗米修斯,而是宙斯,两人在闹翻之前是最好的同性恋朋友。只要宙斯有空,两人经常一起在乡下散步,谈论一切。一些英国评论家指出弗莱对两者关系的描述隐含着爱。考虑到弗莱自己的性取向,这并不奇怪。在书的结尾,他首先感谢的是他的丈夫艾略特。

普罗米修斯

宙斯。

让我们看看弗莱是如何把这段简短自然的文章安排到十页的。以下概述如下。也邀请感兴趣的读者阅读弗莱的原文。为了庆祝奥林匹斯山十二大神的聚会,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这时宙斯击败了所有的对手,建立了自己的统治,成为众神之主。他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享受权力带来的舒适生活。奇怪的是,他非但不满足于鲜花和掌声,反而感到怀疑,仿佛他瞥见了流亡的父亲克罗诺斯挥舞着镰刀。从那以后,普罗米修斯注意到他的好朋友宙斯似乎变了。众神之王,一直拥有国王的尊严,幽默而宽宏大量,变得喜怒无常,因为他对最微小的事情都很愤怒,不再是他熟悉和爱的宙斯。一天早上,宙斯突然把普罗米修斯从梦中唤醒,兴奋地对他说:“今天我们要做一件大事,一件世界将在亿万年后大声宣布的事情。”“你一定注意到我最近心情不好。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知道吗,有时候我想变成一只鹰,在世界上盘旋?”

-"寻找仙女?"

-“这个世界,”宙斯继续说道,假装没有听到普罗米修斯的回答,“非常美丽。一切都有它的位置——河流、山脉、鸟类、动物、海洋、丛林、平原和峡谷...但你知道,当我俯视这个世界时,我发现自己为它的空虚而悲伤。”

-"空的?"

“哦,普罗米修斯,你根本不知道在一个完整和最终的世界里做一个神有多无聊。”

-"无聊?"

-"是的,无聊。有时候,我意识到我感到无聊和孤独。我指的是广义上的“孤独”。在宇宙的意义上。我感到宇宙的孤独。会永远这样吗?我坐在奥林匹斯山的宝座上,腿上放着雷声。每个人都向我鞠躬,唱赞美诗,乞求怜悯?一直都是。这样的一天有什么好开心的?”

-"嗯..."

-"说实话,你讨厌这种生活。"“假设,”宙斯继续说,“假设我想创造一个新的种族。”(假设我要开始一场新的比赛。)

-"在皮提亚运动会上"(在皮提亚游戏中?)

-"不,这不是比赛。这是一个像物种一样的种族。新一代的生活。像我们一样,直立,两条腿。”(不,不是赛跑。一个物种的赛跑。一个新的生命秩序。特别像我们,对,两条腿走路。)(第117-118页)

在这段对话中,宙斯被生动地描绘成一个不愿孤独的国王。他不满足于现状,渴望新的变化和活力。英语中的种族既可以指“种族”,也可以指“竞争”。为了突出普罗米修斯的笨拙,弗莱巧妙地在对话中插入了一个双关语,使普罗米修斯显得愚蠢和天真,无法跟上宙斯的思维和理解他朋友的孤独。弗莱是一位著名的喜剧演员,长期主持英国广播公司的幽默智力竞赛节目qi(或“非凡可乐”),所以他在叙述中隐藏了大量类似的双关语、头韵、荒诞、夸张等文字游戏,这经常让读者发笑。这也与其他读者有很大不同。如果你喜欢卡罗尔和李尔王在《恐怖历史》中荒谬的诗歌或英语幽默,你肯定会喜欢弗莱生动有趣的叙事风格。对于英语学习者来说,这本书还有另一个惊喜。出于对单词的痴迷,弗莱在文本和脚注中插入了大量的词源解释,介绍了许多英语单词的起源和发展。他可以一边轻松地欣赏这个故事一边刷牙。为什么不呢?虽然这只是一本受欢迎的书,但脚注和学术著作一样多。蓬蓬引用广泛,有时解释词源,有时比较同一故事的不同版本,有时指出莎士比亚、黑塞、尼尔·盖曼和其他作家如何盗用它。我担心讨厌他的人会认为他“把书包掉了”。然而,同一个希腊神话有许多版本,在后世有不同的解释和引用。弗莱将这些丰富的相关信息移到脚注中进行解释,这不仅扩展了我们的知识,也不影响叙述的生动性。可以说,他对读者非常体贴。

“非凡可乐”计划

希腊众神因其世俗欲望中的生活而闻名。弗莱对情节的大胆想象,加上当代口语风格的对话,让读者觉得众神并不高于世界,而是更像生活在世界上的饮食男女,像普通人一样面对世界的喜怒哀乐,忍受着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这种写作缩小了上帝和人类之间的距离,让普通读者从零点开始接近希腊神话。然而,过于接近当代的风格和措辞也引起了一些读者的质疑。例如,弗莱将辉腾描述为被亲生父亲阿波罗抛弃的孩子。他和他的母亲和继父住在地球上。因为他的继父是一个平庸的人,他经常被他的同学埃帕弗斯(宙斯和伊奥的儿子)嘲笑和奚落,伊帕弗斯生来地位很高。虽然他以前从未见过他的父亲,但是法厄同经常听到他的母亲讲述太阳神的英雄事迹,他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暑假快到了,厄普帕福斯夸张地邀请他去北非的别墅度假,并假装轻松地说宙斯、赫尔墨斯和德米特里等伟大的神也会去吃饭。由于他敏感的自尊心,法厄同原谅了自己,回答说:“哦,不幸的是。我父亲阿波罗邀请我下周去...把他的太阳战车驶向天空。我不能让他失望。”“我没听错吧?你说真的...吹牛。兄弟们,过来听着!”Upalphos显然不相信。他还吸引了许多其他学生,并强迫法厄同在每个人面前再说一遍。有些人仍然不相信,说:“我们都知道你父亲是个又老又笨又无聊的人!”法厄同感到羞愧和愤怒,突然大哭起来:“他只是我的继父!阿波罗是我真正的父亲。他是!你等着瞧吧。我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到达他的宫殿,但是很快,有一天——仰望天空,我会在天空向你挥手。我会向前开。你等着瞧吧!”一旦谎言被揭穿,它就永远无法被收集。法厄同找到了太阳神阿波罗,并得到了驾驶战车的承诺。然而,他梦想做一些超出他能力的事情,结果只是汽车毁坏和死亡的悲惨结局。

与其他常见版本相比,弗莱的重写保留了我们所熟悉的基本情节,但他的法厄同(Phaethon)的“人类设计”和他同学之间的对话与许多流行的欧美青年小说过于相似,因此有些读者抱怨很难想象古希腊众神会这样说话,给人一种奇怪的时代错误感。《卫报》的评论者也暗示了这一点,说有时候故事的背景看起来不像古希腊,而是今天的北伦敦。另一些人认为弗莱故意迎合低级趣味的读者(下市),降低语言障碍,使对话读起来像浪漫小说。尽管这种当代风格的对话对成年人没有吸引力,但这可能是这本书获得巨大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弗莱不仅是一名电影演员,也是一名著名的配音演员。他在《爱丽丝梦游仙境2》中扮演柴郡猫,并录制了许多有声读物,如《哈利·波特系列》、《夏洛克·福尔摩斯历险记》、《银河系漫游指南》和王尔德的作品。喜欢有声读物的中国发烧友在网上亲切地称他为“油炸叔叔”。我不知道弗莱写作时是否会大声朗读,但我认为书中的许多对话特别适合录制有声读物。当我第一次读这本书时,我甚至会补充弗莱的声音。这本书的音频版本持续了15小时25分钟,由弗莱本人录制。有趣的对话和弗莱活泼的阅读很受年轻读者的欢迎。在有声读物评论中,评论家索菲·罗埃尔提到她的三个孩子(分别是10岁、11岁和12岁)完全被吸引住了。她没有听够,要求再听一遍。

与格雷夫斯和汉密尔顿相比,弗莱更像是一个故事迷,而不是神话研究者。他渴望分享阅读希腊神话的快乐。在序言中,他告诉读者不要事先有任何相关知识。因为希腊神话不是一个深奥的学术话题,它令人愉快、亲密、令人上瘾并且充满人性。他强调说,他只想讲故事,而不是试图解释或探索故事背后的人类真相和心理洞察力。对他来说,“你沉浸在希腊神话的世界里只是为了快乐”。可以理解的是,这样一个狂热的粉丝,即使他的重述被润色了,也会忍不住夸大其词,甚至偶尔让人觉得有点无聊。

江苏福彩快三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投注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热门推荐

最新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fwd2all.com 徐庄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